阿白

hail StanLee!
对半开的无差
冬兵角色苏粉
DC
marvel
指环王-不吃肉

©阿白
Powered by LOFTER
 

半夜发疯

冬兵。詹姆斯巴恩斯,走在高谭市街头,被一个褐色衣服的男妓缠住了。


这事他妈的太诡异了。


他自己打扮得并没有比那孩子(超大龄儿童)(他看起来对自己的年龄完全没有自觉,不过詹姆斯巴恩斯作为冬兵,或者冬兵作为詹姆斯巴恩斯的鬼魂也没什么立场吐槽年龄问题就是了)……整齐?正经?多少。嗯……你们要知道。冬兵是很酷的。


詹姆斯巴恩斯差那么一点点吧。不过他品味还蛮好的。他的思绪又不知道飘到哪去了。但那个男妓超级热情,艹啊,他穿的是七分裤吗?那底下是什么?渔网吗?


他瞪着面前这个笑容甜蜜的家伙:


他有点被吓到了——这座城市的人真的很疯啊!他想起一百年前,但是很稀罕吗?也没什么可意外...

胖兔兔!!!

Dopamine Stan:

苏~

最近更新,戳☞:资源2
长期有效:资源

笑倒在地铁站里❤️

冷处偏佳:

亲亲抱抱举高高❤️在爸爸眼里永远是小孩子~

梨太超棒!!!谢谢!!!爱你!!!@冰糖炖冬梨

 

抱抱

包抱起那个小孩的照片,那种穿透力,我不知道我会被一个抱抱感动成那样。
他是世界上最有感染力、最值得被爱的人。

不知道我是不是一个人。我在想,本来巴基也能这么开心地抱起一个孩子,把他逗得这么开心的。

要是有人能把这个还给他就好了。

 

[stucky友情向]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青少年的伟大友谊XD,祝巴基哥哥生日快乐)


晚上九点钟,史蒂夫的窗子被支起来一点,他从支架底下努力往上看去,他朋友的脸和白白的月光一起探进来,:“嘿,史蒂夫,莎拉在吗?”


史蒂夫想板起脸叫他快回去,但他的嘴唇却已经背叛他,自己咧开了,那张嘴自动说:“生日快乐,巴基。”然后才补上一句,“她今天值班,不在家。”


巴基合上窗子,史蒂夫听到他皮鞋踩在水泥地上咚咚的响声,他是往门口去了。史蒂夫知道巴基平时走路很轻,但有时为了照顾他的听力——巴基已经打开门走进来,“谢啦哥们,一直怕你烧糊涂来的。”他坐在床沿上,微微前倾,但没有把身体的任何部分贴上去,“你看起来还不错?”...

 

转汤上的一段话。早上起来看见新一轮的料,心乱如麻。

furiosasmadmax

I honestly don’t understand why Clint Barton, the Hawkeye. is not considered a villain for killing SHIELD members and trying to kill his own friends when Loki was mind controlling him in Avengers but Bucky Barnes, tortured, brainwashed for 70 years, incapable of remembering his own name...

 

脑洞

电影再见钟情au

史蒂夫是一个地铁警察,一天他在地铁了救了一个姑娘,一直把她送到医院,但姑娘一直昏迷不醒,责任感爆棚的青年史蒂夫一直等到姑娘的家里人到医院,但是姑娘当天本来要带金发大胸细腰长腿的未婚夫回家,所以姑娘的家人误会史蒂夫就是未婚夫。

姑娘的哥哥巴基是个时不时化浓妆去酒吧唱歌的警察,史蒂夫经常看见这个打扮得想个脱衣舞男or失足青年似的黑眼圈不爽猫哥们被安检员拦下查证件,对他有一点印象,所以巴基(刚抓完一堆混混所以)鼻青脸肿地跑到医院来的时候,史蒂夫的表情0 0但是巴基呢对史蒂夫一见钟情(巴基哥哥走路姿势如此目中无人看不见侧面TAT所以这是第一次见到史蒂呼)

然后巴基一家邀请史蒂夫...

 

笔记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觉得他该死,觉得该把他关起来,像九头蛇对他做的那样。但有一天一个想法突然砸进我脑子里,因为懦弱。

你知道吗?有时候人们会因为一个人经历了太多、遭了太多罪而讨厌他。我想这可能是因为,这些人会把经受痛苦的人和痛苦直接联系到一起,他们畏惧痛苦,同时更畏惧这些遭受痛苦却依然能忍受、睥睨痛苦的人。这只是人类又一种因为愚昧无知、懦弱、畏葸而导致的错误。这只是人性中又一种冷漠而已。

 

[stucky]老哥很忙1(奶爸(其实是哥哥)巴基和大学讲师史蒂夫)

  1


  巴基没时间伤心。

  他把弟弟妹妹们哄睡了,一个人在他老爸的书房里坐了一宿,他刚刚上大学二年级,不必须要住在校内了。他太需要这个了——战争马上就要打响了。

  第二天,他把最小的弟弟托付给保姆,开车送两个妹妹上学。

  瑞贝卡正坐在他身边,小脸上写满了不高兴。“巴基,你不能让我们俩去上学,我得在家帮忙!”巴基空出手摸摸妹妹柔软的头发,柔声向她解释:“贝卡,我很需要你,但是如果社工看到你们没有去上课,很可能会觉得我不够称职。”瑞贝卡看看他,又看看坐在后排的西莉亚,有点想哭。

  在校门口,巴基学着老爸的样子亲了亲她们俩的额头,目送她俩进了校门就回学校了。不幸中的万幸,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