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白是饺子

hail StanLee!
对半开的无差
冬兵角色苏粉
DC
marvel
指环王-不吃肉

 

[stucky]向导(哨兵向导au)-序章

0—序章应该叫失去巴基巴恩斯的后遗症

他又一次从噩梦中醒来。火车—风—艹他妈的见鬼的外星人—坠落—坠落—巴基—寇森—托尼该死的斯塔克—警笛声—警报—警报——

他惊醒了,呼吸粗重,大汗淋漓,被子粗糙得不能忍受,他奔到窗口,楼下,非常远—太远了目所不及的地方,一辆消防车正沿着这条公路开过来。早在1941年起,他的感官就已经这样灵敏了,但它从没像此刻一样令他焦躁不安。

电流声—总是有/楼上的鼾声—为啥—它—它们就是不能规律点/烤焦的气味—holy shit从哪飘来的/嘴巴苦极了—唾液—唾液黏在舌根/路灯如此高频的闪烁着/汗水正顺着他的脖子滑进衣服里—那感觉就像身上爬满了蝎子—为什么汗水—只是汗水就——

God—他正跪在地上,粗重地喘息着,揪紧头发,无限蜷缩着,把四肢、躯干、内脏揉作一团—什么时候—怎么?

这不是PTSD,他知道那是什么,并不是,那就是、像是,某种由于太灵敏所附加的敏感脆弱终于找上他了似的。

他攥紧窗帘—不得不忍受那些布料—太痒了—攥紧它们猛地拉上—挂钩和滑竿简直是在他耳边爆炸了—他低吼着—黑暗—对他而言并不—他的夜视能力太好了而目光所及又太深了—他哽咽了一声,不知为什么突然竟哭泣了。泪水滑下来—这些生理盐水并不像汗液那么黏—它们冲刷过脸庞,他奇异地觉得有些舒服了—那些烦闷燥郁似乎有些微远离—感觉很干净。于是他流下更多泪水。

不是刚刚开始的。不是从今天、这周、也不是突然变成这样—而在奇瑞塔人光临地球的两周后。所有人都糟透了。斯塔克接受了一大堆跟生物化学机械动力学相关的糟心(没错糟心)的手术;巴顿藏得更深—他一度觉得可能弗瑞也找不到他了;他自己—托尼斯塔克的坠落—他在地面上看着他坠落—有那么一两个瞬间仿佛有两个他一个在呼啸的火车上看见巴基坠落,一个在地面上迎接他—他们。他失去他们。他感到冷,他不能移动—他开始做噩梦,他的情绪最先出现问题,接着—他以为他太焦虑所以他—觉得太冷太热太痒太响太亮太混乱——

不是。

错了。

越来越严重。闪光可以影响他两分钟。噪音一分钟。糟糕的气味令他呻吟。衣领摩擦着夺走他全部的注意力。吞咽粗糙的食物变得困难。

有什么发生——改变了——

他跪着,继续哭。太娘了。巴基去世的时候他也这么哭过吗?不记得。他既不记得他哭过,也没记得他没哭。但即使他哭了那也不娘—他的思维被扯远了一点,好的,又好了一点点。他爬起来,回到床上,一动不动,细微、匀速地呼吸着,避免因身体起伏产生的摩擦。他专注于呼吸。他睡着了。

 

 

——————

HE(lo主并没有BE的概念);更新慢;新年新开始(提醒我不要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