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白是饺子

hail StanLee!
对半开的无差
冬兵角色苏粉
DC
marvel
指环王-不吃肉

 

[stucky]老哥很忙1(奶爸(其实是哥哥)巴基和大学讲师史蒂夫)

  1


  巴基没时间伤心。

  他把弟弟妹妹们哄睡了,一个人在他老爸的书房里坐了一宿,他刚刚上大学二年级,不必须要住在校内了。他太需要这个了——战争马上就要打响了。

  第二天,他把最小的弟弟托付给保姆,开车送两个妹妹上学。

  瑞贝卡正坐在他身边,小脸上写满了不高兴。“巴基,你不能让我们俩去上学,我得在家帮忙!”巴基空出手摸摸妹妹柔软的头发,柔声向她解释:“贝卡,我很需要你,但是如果社工看到你们没有去上课,很可能会觉得我不够称职。”瑞贝卡看看他,又看看坐在后排的西莉亚,有点想哭。

  在校门口,巴基学着老爸的样子亲了亲她们俩的额头,目送她俩进了校门就回学校了。不幸中的万幸,巴基没有选择去外地求学,他的学校离家不算远,他也没有休学的打算,而他的课程中,除了史蒂夫罗杰斯老师的一门建筑美学,没有其他的和他妹妹们的小学放学时间冲突的课了。

  他回学校办理了退宿手续,接着给法兰西斯打了个电话,他的这个朋友已经帮他把所有的私人物品都整理好了,他只需要再回一次宿舍就可以。等他忙完已经下午了,社工会在三点钟上门,他回家洗了个澡,换上一套整洁干净的衣服,带着点异乎寻常的冷静等在客厅。

  巴基的父亲也去世了。

  紧随他们母亲之后。

  巴基凝视着摇床里的吉米,他弟弟,知道自己如果要留住他,就必须证明自己能照顾好他们。他用指头尖轻轻戳了戳弟弟柔软脸颊,不自禁地露出个温柔的微笑。敲门声响起来——他们家没有电铃,去年吉米刚出生的时候,他怕电铃太吵,已经把它拆掉了——他起身去开门,对来访的客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引他们进入客厅。

  这次的访客是一男一女,男的年纪不轻了,头发有点花,看见手势只是比了比自己的胸章,巴基看见他的姓,菲利普。他点点头,低声说:“菲利普先生,您好。”他看了吉米一眼,补充道:“声音稍低些就好,吉米睡觉很沉,我们不会吵醒他的。”菲利普先生身后的女人上前,与他握了握手,说:“您好,巴恩斯先生,我是佩吉卡特。”她看起来是超精明的那种人。巴基暗暗期望她能聪明到看清自己对弟妹的爱。

  菲利普先生板着脸,拿着一个夹着很多张表格的写字板,询问巴基是否可以开始问答环节。巴基同意了。他不怕这种公事公办的人。

  “我们来之前了解过你家里的情况,你不愿意把弟弟妹妹送到寄养家庭里去?”

  “是的。我觉得那没有必要。我是说,经济上来说,即使只动用我自己的那部分,我父母留下的财产也足够支付我们的学费和生活费了。至于其他的,我愿意照顾他们,而且我也挺会照顾人的。我是个工科生,差不多所有日常生活能见到的工具我都会用,我会做饭,不会让他们挨一顿饿,我不抽烟不喝酒,作息也很正常,符合任何一条成为监护人的条款。这段时间我读了很多条文,我知道我会面对什么。我可以把课程全都安排在我的妹妹们上课的时间,避免不了的我会去找我的任课老师说明,请他帮我开个可以提前离席的证明,而且我可以带着这个小家伙去上我自己的课。他很乖,只要我抱着,他一点儿都不吵。”

  佩吉笑了,说:“别紧张,巴恩斯先生。我们可不是来把他们从你身边抢走的。”

  巴基的脸有点红,他的确有点紧张。好吧,他这辈子从没这么紧张过。他喃喃地说:“我好爱他们。我妹妹虽然还很小,但已经很懂事了。她们俩也不想和我们分开。”

  他轻轻晃了晃吉米的摇床,试了试他的温度,知道他仍然睡得很熟,就带着菲利普和卡特在房子里走了一圈,让他们查看家里的环境。

  爸妈的房间空置着,床、钢琴、落地窗和地毯都是原来的样子。他把他们的好多东西都妥帖地收进那个房间,想让它一直保持原貌。他们俩走得太仓促了,就剩下这么点可怀念的东西,太少了,永远都嫌太少。他才和他们一起过了十八九年,还有很长一部分时间他都是懵懵懂懂的。太多遗憾了。

  他自己的房间和高中时候没什么不同,还是一张上下铺的床,他十五岁的时候和老爸一起打的,那时候他就很想有个兄弟了,还问过爸妈能不能收养一个。他睡在上铺,总幻想着有一天下铺会多出个需要他照顾的伙计——他后来有了一个,虽然有点太小了。

  瑞贝卡和西莉亚都有自己的房间,但是她们俩总睡在一起,所以瑞贝卡干脆央求爸爸给自己换了一张大床,她的墙上钉了一排搁板,放着两个小姑娘的各种玩具。这间屋子前年重新粉刷过,当时巴基在准备他的SAT考试和申请资料,忙得昏天暗地,刷房子绝对是最能让人类最放松的活动没有之一。

  西莉亚是像个小公主一样的淑女,她比贝卡大了一岁而已,可是有种惊人的成熟,巴基甚至可以把她当作一个成年人来对待了,她的房间都是书,两面大书架,高高的一直耸到天花板上,她甚至有一架专门拿书的小木车,巴基每次过来都觉得自己走进了霍格沃兹的藏书室。

  他们从楼梯上走下来,巴基沉默地跟在后面,他的家现在被毁得太厉害了,显得空空荡荡的,有点凄凉。但他仍然勉强对他们两个露出个得体的微笑。菲利普仍然是一张严肃脸,没有说话,佩吉善意地耸了耸肩,上前拍了拍他的胳膊,说:“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拼命地想要保护它了,它值得一切。年轻人,你干得不错,暂时没什么问题,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会做多次回访,如果一切顺利,你会如愿以偿的。”

  巴基分别和他们俩个握了握手,把他们送出门。门外的阳光刚好照到吉米的脸上,小家伙打了小嗝,张张嘴,睁开眼睛。巴基咧开嘴,几步跨过去,把他抱起来:“嘿听见没小东西,你干的好极了!”他亲昵地贴着吉米柔软的脸,脸被小孩子的口水沾得湿漉漉的。


ps。不造为啥这次码得这么快,有种不会坑了的错觉,看你们。 @大咚 直播吃手机,我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