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白是饺子

hail StanLee!
对半开的无差
冬兵角色苏粉
DC
marvel
指环王-不吃肉

 

[stucky友情向]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青少年的伟大友谊XD,祝巴基哥哥生日快乐)


晚上九点钟,史蒂夫的窗子被支起来一点,他从支架底下努力往上看去,他朋友的脸和白白的月光一起探进来,:“嘿,史蒂夫,莎拉在吗?”


史蒂夫想板起脸叫他快回去,但他的嘴唇却已经背叛他,自己咧开了,那张嘴自动说:“生日快乐,巴基。”然后才补上一句,“她今天值班,不在家。”


巴基合上窗子,史蒂夫听到他皮鞋踩在水泥地上咚咚的响声,他是往门口去了。史蒂夫知道巴基平时走路很轻,但有时为了照顾他的听力——巴基已经打开门走进来,“谢啦哥们,一直怕你烧糊涂来的。”他坐在床沿上,微微前倾,但没有把身体的任何部分贴上去,“你看起来还不错?”


“非常好,”史蒂夫说,“所以你爸妈知道吗?你到这儿来?”


巴基眨眨眼,试图蒙混过关:“他们肯定知道。”


“巴基!”


巴基举起双手:“嗨,哥们,我一回家就跟他们说你发烧了,这是行动暗号。”


史蒂夫简直不知道该冲谁发脾气:“巴基,今天是你生日!你应该在家过,你不能就这么跑出来,半夜三更,这一片又这么乱!”


巴基笑起来:“你六岁的时候就这么说。来都来了,别管这些啦,”他刚刚跑过,手很快暖回来了,他把手探进史蒂夫的被子底下,捏了捏他的双脚,“真凉,你的体温是不是还在升高?刚才量过没有?”


史蒂夫摇摇头,他穿着脊柱矫正支具,那玩意又沉又大,躺下要坐起来麻烦得不行,为了不起夜他连水都没喝。巴基熟门熟路地翻出体温计塞进他嘴里,这让史蒂夫觉得巴基提起这个话题就是故意要堵上他的嘴。


现在巴基又坐回床脚,手伸回被窝,来来回回地在史蒂夫的脚和小腿上搓动,他像个大人似的叹了口气:“我过完生日了,妈妈给我烘了个蛋糕,六寸,眨眼的功夫就被小东西们抢光了,不然还能带一点过来。老爸送给我一枚子弹,我怀疑那是从他自己身上挖出来的。老天,别,不要你的,又不是什么好事。”史蒂夫咬着温度计笑出声。


他的体温和莎拉出门前一样,有点低烧,但没再上升,巴基脱掉衣服和鞋子挤进被窝,手指放到坚硬的支具上,“还要穿多久?”


“不知道,可能还要一年。”


巴基的脸皱起来:“还是每天二十二小时?”这太糟了,史蒂夫一直都有点哮喘,这套支架压迫了他半年多,把他本就孱弱的心肺功能搞得一团糟,还让他添上皮肤溃烂的新毛病。有时候巴基会帮史蒂夫处理,涂点碘酒什么的,和看着他朋友被迫接受病痛的挑战比起来,时不时替他踢几个滚蛋的屁股真的没什么。史蒂夫是个赢家,痛苦不能销磨他的意志,只会让他的脾气越来越倔,只会让他变成一个永不屈服的人。但这一切还是糟透了。哪怕他能为史蒂夫分担一半呢?

他能感觉到史蒂夫在发抖,那不是因为发烧,他每次心率过速的时候就是那样,第一次发作的时候他还以为地震了,他晃醒巴基想拉着他跑出去,但最终发现是他自己在抖动。后来几乎每天他都会有那么一会儿心慌脱力的时候,画笔都拿不稳。


巴基爬起来,尽可能不压到史蒂夫,把胸口贴到他耳边,下面的那条胳膊环抱住他的头,用手捋顺他的头发,“哥们儿,放松,你能听见我的心跳吗?”


能。


巴基的心跳很有力。稳定极了。史蒂夫在眩晕带来的嘈杂中数着那段唯一清晰的,有力的,蓬勃的韵律,它把他从不自主的恐慌中拖出来,把他引向寂静与安谧。不知过了多久,史蒂夫的呼吸顺畅起来,巴基半个上身在他头顶弯着,打着那种孩子才会有的轻轻的鼾声,睡着了。


“巴基?”


“嗯哼?”


“我说过没?”


“什么?”


“生日快乐。”


“说过了,混蛋,谢谢。”


生日快乐,巴基。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ps.赶在预告和访谈之前——我应该——不算迟到?Bucky Barnes先生,生日快乐!